与花同凋

点开👇




叫我世凋,或者楠世,如果这两个都不想叫的话,我随意,不会说话,如果有什么事看不顺眼,直说就好

【瞎写】迟

萤草知道,现在的自己太过于弱小,根本就不适合待在那位大人的身边,因为自己的弱小可能会让那位名唤茨木的大人在战斗中分心,虽然自己会治疗,但是自己却没有那位桃花大人的能力,因为,只是单纯的治疗根本就不可能解决一切,但是自己还是太弱了啊,就连现在那位阴阳师大人的权利……也没有了,自己似乎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,所以,自己才会被那些比自己弱小的妖精打伤吧,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弱小,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,觉,也会头也不回的离开自己,有时候,自己真的很羡慕觉,因为觉她能够保护自己不被他人欺负,而自己呢?无论改变成什么样子,自己永远都会被欺负,但是,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软弱,茨木大人也会来到自己的身边,但是,茨木大人似乎是有着什么目的……不过没有关系的,茨木大人想要的一切,我都会献给茨木大人的,哪怕……被所有的人唾弃!
茨木最近似乎变了,当然,茨木他也知道自己变了,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的目光再也不是只投向自己的挚友了,似乎也有了那个名为萤草的小妖了,自己也开始关心除了挚友以外的其他人了,自己,也开始插足那些小妖们的事了,茨木也曾询问过青行灯,但是青行灯却没有告诉他,于是,茨木便去问了樱花妖,因为樱花妖不可能不告诉自己,但,当樱花妖告诉茨木这是爱的时候,茨木却满脸的不信,樱花妖问茨木为什么不信,茨木便说:“吾,绝不可能爱上一个比自己弱小的妖!”便径直离去,没有注意到樱花妖后面那个瘦弱的身体,茨木离去后,坐在了酒吞的傍边,拿了一壶玉藻前新泡的酒,坐在了那棵梨树下,以酒浇愁,虽然,只是让自己更加的发愁了,头也开始晕乎乎的了,迷糊之中,仿佛看见了阴阳师来询问自己,但问的是什么,自己却不记得了,似乎,自己点了点头,从那以后,阴阳师让自己升了六星,但,似乎少了一个叫做萤草的小姑娘,但是,为什么自己却不知道她的长像呢?而且,心脏的位置也开始隐隐发痛了,自己似乎喜欢过这个叫萤草的妖精吧?但为什么,自己没有了印象呢?还有什么是喜欢呢?自己又为什么去喜欢一个自己都没有印象的人呢?

评论(2)

热度(7)